我的洗衣時刻|KERZON 重現回憶中的迷人日常

我的洗衣時刻|KERZON 重現回憶中的迷人日常
發表於: Healthy

身為一位嗅覺敏感者,日常生活中細微的氣味經驗,都可能成為記憶,無論是好是壞,我總說,「氣味是找回憶的最佳線索」。而 Kerzon 香氛洗衣精,給了我一個新的味覺、與洗衣經驗。

我是去年夏天正式成為 Kerzon 粉絲的,之後巴黎旅行,來到瑪黑區 Rue de Turenne 68號的 Kerzon 創始店,在裡頭試用了各種液態肥皂與香氛、跟親切店員聊天後,Kerzon 概念在我眼前立體了起來。

創辦人-來自巴黎的 Pierre-Alexis 與 Etienne Delaplace 兩兄弟,將生活中的細節,還有布列塔尼奶奶家的快樂時光,都用「氣味」收錄了起來(我完全理解這種心情!)成為四款香氛洗衣精-「依蘭」、「玫瑰」、「檀木」、「玫瑰&天竺葵」,並搭配同款香水,讓香味更延續著。

在店裡,我連續見著兩位顧客帶著空瓶到店裡補充洗衣精,可見 Kerzon 的環保洗衣觀念,真實進入品味的巴黎人生活。我帶回玫瑰與天竺葵香氣的「孚日廣場」,和同名香水,是我的瑪黑回憶,也改變了我的洗衣習慣。

kerzon 創辦人-皮埃爾 Pierre Alexis 和艾田 Etienne Delaplace 兄弟

「Kerzon 全效香氛洗衣精」,取材橄欖油、椰子油,可生物降解的自然配方(98.5%自然成分!)是普羅旺斯傳統製造植物皂基的方法,不添加介面活性劑;用來手洗我幾件精緻的T恤、內衣時,特別能感覺到質地-它不產生什麼泡泡,快速溶解水中,也很容易沖洗,沒有那種滑滑膩膩的手感;衣物乾燥後,留下明顯自然香氣,也顯得鬆鬆軟軟的。

一探究竟,才明白,這是天然原料的神奇魔力;過去,我會在洗衣過程的最後一道加入柔軟精,像為織品添上潤絲精,創造柔軟與香味,然而,留在布料上的化學成分,其實可能刺激敏感肌膚。

而,天然油脂的皂基,能深入纖維裡清潔之外,油脂也能「梳理」纖維,降低衣物滾動時的摩擦糾結,衣物乾燥後自然就蓬鬆了。把 Kerzon 倒入洗衣機中機洗,也能感受到洗後衣物的微微不凡,根本無須柔軟精了。

特別鍾愛喀什米爾毛衣的我,多年來只願意手洗而非送乾洗,Kezon 的精緻毛料洗衣精,讓我放心把我最愛的那件毛衣交給它,在換季冬裝的最近,我體會了溫柔洗衣的安心滋味。

KERZON精緻/毛料衣物專用香氛洗衣精

悠然持久的美好氣味

這半年,洗完衣服後的一兩日,我的衣物上、曬衣的房間裡,都散發絲絲屢屢悠然香氣,是「孚日廣場」那種清新、草本的氛圍;又有時候,我用「Giga Doux」,雪松與檀木的氣味,是我在巴黎古典派飯店裡相遇過的、那種沈穩木質調氣質,我用它洗麻質寢具,創造了一次又一次味覺小旅行。

上茶道與香道課,都是不能使用香水的場合,起初,總使用香水的我覺得有點「沒安全感」;而當 Kerzon 進入我的生活後,我感受到那絲微優雅、留在衣服上的 Kerzon 式香氣,用以撫慰了我對香味的需求。

KERZON 無敵潔淨香氛洗衣精_玫瑰 / 極致柔軟香氛洗衣精_檀木 / 超級清新香氛洗衣精_依蘭

一直以來,我關注環保,焦慮化學殘留,用的清潔用品都印有歐盟有機認證成分,卻只有 Kerzon 滿足了我對氣味的在乎;創辦人兄弟用專業調香的方式,以來自格拉斯的天然精油調配出洗衣精的味道,讓 Kerzon 與眾不同,自此之後,我再也用不了其他的洗衣品;甚至有次,想把剩下的洗衣芳香粒用掉,才恍然大悟我的鼻子已經被天然的味道給寵壞了,合成的味道只覺刺鼻。

在這個質感年代,我們對質感的追求,不一定全然是摩登與先進,人類的工業洗衣史中,誕生了化學乾洗、酵素洗衣,強效潔淨……它們很快速,但「副作用」可能是殘留、傷害精緻衣料,與環保抵觸。

「肥皂」是人類最古老的清潔用品,Kerzon 以此為基礎,精心調配比例與香氣,到頭來,成為了今日的我,追求生活質感的好伙伴,純淨自然,一道洗衣手續,而帶來親膚宜人,愉悅氣味的經驗。說是摩登,也是古典。


本文作者
許育華
作家、專欄作者、資深雜誌人,曾任職多本雜誌如《Marie Claire》、《GQ》,製作《Wallpaper City Guide Taipei》,擅寫設計與生活風格,旅行與文化。經常旅行,享受買物,雜食興趣,生活在柏林與台北之間,新書《戀物絮語》。

2021年3月30日